中山先生浙江行

2011年03月25日 00:00:00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这个短命皇帝连同他那个昙花一现的“洪宪帝国”终于在众叛亲离、楚歌四起和亿万人民的唾骂声中羞忿而亡。黎元洪做了大总统,段祺瑞当了国务总理。但是,天下依然没有太平,故宫里面,享受优厚待遇的末代皇帝依然接受百官行礼,帝国主义列强纷纷在中国又开始寻找和培养自己的新走狗,扩张侵略势力。面对如此政局,孙中山寝食不安,终日为国是奔走,这年(1916年)8月16日他和夫人宋庆龄一起又一次来到了浙江。
  中山先生这是第三次到浙江。1912年孙中山解除临时大总统后,一心一意想投身实业建设,使祖国不断富强起来。他声明,今后将以民国国民的身份致力于比政治还要重要的民生主义事业。解职后的第三天,他就兴致勃勃地周游各省,走遍半个中国,到过很多城市和农村,进行调查访问和参观,号召军民精诚团结,万众一心,建设新民国。就是这次周游中,孙中山以全国铁路督办的身份从安庆、芜湖来到杭州,旋去上海,沿途演讲,宣传修筑铁路的重要。并宣称十年不预政治,以在野之身,筹款60亿元,修筑铁路20万里。这是中山先生第一次到浙江。这次只是路过,几乎没在浙江停留便离开了。
  一个月之后的1912年12月8日,中山先生第二次来到浙江,这次是应浙江各界之邀请专程来浙江考察的。这天一早中山先生就和陈其美、姚勇忱、陈蕙生、王文庆等一行从上海出发,专车经松江、嘉兴、硖石、斜桥、长安等站,每到一站,欢迎群众都是人头攒动,鼓掌欢呼,争睹中山先生之风采。中山先生几乎每站都下车与群众见见面,举帽向群众致意。在嘉兴还应邀下车和几千名欢迎的群众一起步行到春波桥兰溪会馆演讲。孙中山登上庙台讲演。再次重申他开办实业振兴中华的设想,说道,中国乃极贫之国,非振兴实业不能救贫。仆抱三民主义以民生为归宿,即是注重实业,所以他决定从此即不侧身政界,专求在社会上作成一种事业,以救中国的贫弱,使全国人民同享安乐的幸福,不再作列强侵略的俎上肉,并谋世界永久和平的实现。他还勉励民众珍惜共和,反对专制。讲演历时一个多小时,赢得阵阵掌声。讲演结束后,中山先生又游览了南湖,登上湖心岛,在烟雨楼前与各界合影留念,并将随身携带的半身照片分赠各位代表。到杭州时已是下午两点四十分,浙江都督朱瑞,陆军第六师师长吕公望等100多人已在车站迎候。下车后,在车站招待室略为休息,就乘轿到梅花碑都督府,沿途夹道欢迎者,人山人海,乐曲高奏,礼炮齐鸣。中山先生和蔼可亲,英姿勃勃。在都督府稍停片刻便又骑马到马坡巷浙江法政专门学校参加欢迎会,到会代表800多人,中山先生专门关照要把杭州孤儿院的孤儿带到欢迎会场给他看看,他和孤儿们见面时孤儿们齐唱欢迎歌,中山先生十分感动。接着中山先生登台演说,宣传革命道理。他说,攻克金陵浙军之力为多,可惜秋侠一瞑不视。此次来杭,就是要一临秋瑾女侠埋骨之所,一伸凭吊之情。又说:“要建设一个富强的民国,首先要实施民生主义,实施民生主义的四大纲领是节制资本,平均地权,铁路国有,教育普及。”第二天中山先生又乘船到当年光复会的秘密机关白云庵,看望了热心赞助革命的当家和尚智亮及其徒弟意周,和他们一起合影留念,并题了“明禅达义”的匾额。这天还凭吊了秋瑾列士墓,致祭克复金陵诸烈士,在风雨亭小息,在秋社题了“巾帼英雄”四个大字,并写下了“江户(日本东京原名)矢丹忱,多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楹联,还面允担任秋社名誉社长。接着游览了西湖名胜古迹,并在涌金门外西湖二我轩照相馆照了一张全身照,这张照片以后就悬挂在“二我轩”。中午在楼外楼同各界代表欢聚用餐,席间中山先生即兴发表演说,指出:当前革命未成,民生仍苦,而边患又日棘,外侮日逼,军政、财政和路政,纷乱如麻,腐败不堪。内政方面,主要是整理财政,发达工商,办法是从币制改革入手……。演说长达半个小时。这次在杭州期间,中山先生还到江干察看铁路路线及钱塘江的水道,还参观了之江大学,与师生共进午餐,还乘闸口至湖墅的火车,至湖墅埠参观商场,还游览了灵隐和天竺,参观了“文澜阁”,至12日早晨才乘车返沪。
  1916年8月16日这一次是中山先生应新任浙江督军兼省长吕公望之邀第三次来到浙江。到杭州时,他身穿中山装,脚穿黑皮鞋,随行者有胡汉民、冯自由、戴季陶等十余人。因当时康有为正在杭州丁家山蕉石山房休养,听说孙中山来了便匆匆离杭,吕公望去送康有为,没能到车站接孙中山,而是派参军马燮廷到车站欢迎。马陪同中山先生一行步出车站,到延龄路(今延安路)清泰第二旅馆休息。吕公望等先后来谒见。17日上午游览西湖,荡舟湖心,中山先生见莲花盛开,花红别样,不禁赞道:“西湖真美!”他认为西湖之风景为世界所无,妙在大小适中,若瑞士之湖嫌其过大,令人望洋兴叹,日本之芦之湖则又嫌其过小,令人一览无余,唯西湖则无此病,诚为国宝,当益加以人工之整理,使世界之旅客都来观赏其真容。他又俯身抚摩着莲花说:“愿中华民国当如此花!”说话间船已靠岸,来到孤山,中山先生又一次在金陵烈士石碑前停立,用手摩挲碑文,无限感慨地说:“辛亥之役可为纪念者,大抵皆为袁氏(袁世凯)所毁,而此碑屹然独存,可见浙人保障民国之功矣!”继而又一次来到秋瑾墓,绕墓徘徊,久久不去,又感慨道:“光复以前,


1 [2] [3下一页 

来源:民革浙江省委员会作者:王维友编辑:系统管理员
民革的下载专区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