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党员风采 > 亮点人物 

叶萌:从“玩主”到“牙雕”传人

2014年04月21日 00:00:00

      201311月,在浙江杭州开幕的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工美大师李春珂的《南宋古韵》象牙雕,是历时4年完成的呕心沥血之作,在这一米来来长的象牙作品中,再现了南宋都城古杭州的繁华和市井生活,有南宋官窑的制瓷场面,有挑担叫卖的,有邻里驻足谈天的,人物传神,刀功尽显。而这座牙雕作品的设计者,正是李春珂大师的最后一任关门弟子、浙派牙雕传人、80后民革党员叶萌。今年也是叶萌丰收的一年,11月初,他的作品《娴静女子》获得第十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早在6月,他的另一牙雕力作《江南女子》获2013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百花奖”在工艺美术界相当于电影界的“奥斯卡”,这也是获得金奖的三个牙雕作品中,唯一一个出自浙江工艺美术界的。

在杭州的南宋御街北端有一家茂源牙雕店,走进店里,惟妙惟肖的各式象牙雕刻摆件呈现眼前,但更吸引人的是展柜深处摆放的大小奖杯,难以想象这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大男孩已是牙雕界师傅级的人物了。这家牙雕店是从叶萌爷爷手里传承下来的,而叶萌和他父亲的牙雕工作室也设在这里。

玩主

杭州土生土长的叶萌从小爱“玩儿”,玩虫玩葫芦玩瓷器玩木头,“觉得什么有意思就把玩什么”。玩并非不学无术,相声表演艺术家于谦说过:“玩儿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个学艺的过程,你必须塌下心来交朋友,虚心地相认请教学本事。”

1989禁止象牙交易的国际贸易禁令生效。牙雕店没有了原材料,可以说名存实亡,叶萌父亲只能让叶萌先学木雕,除了严父的管教,当时让叶萌能坚持下来学木雕的原因就是,喜欢玩的他在溜达一些古玩店时,看到喜欢的小配饰,但苦于口袋没有钱,就把模样记住了回家拿块木头自己雕,基本能雕得八九不离十。

他父母有不少朋友喜欢收藏老木头,经常买些牛腿、雕花门窗,因年代久远,一些部件就有了残缺,就来找叶萌修补。一天,一人拿了椅子找17岁的叶萌修补,椅背正中缺失了很大一块,是朵宝相花。叶萌嫌体积太大、雕刻难度高,费工费时,不愿接这活。那人好说歹说,最后叶萌答应试试,但他提了个条件,要是干坏了,工钱照付,要是补好了,工钱双倍。椅子补好后,那人来取成品,看了看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付了叶萌一笔数目客观的零花钱就走了。

“我只记得后来那人经常来找我帮忙雕些小物件做修补。”叶萌说。

拜师

2009年,在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后,茂源牙雕逐渐开始拿到原材料,标志着叶萌要正式迈入学习象牙雕刻的阶段。在行内人士的搭桥牵线下他认识了大师李春珂。

初见叶萌,李大师并不愿意收他为徒,因为他觉得这个江南来的、胖胖萌萌的小伙子家境不错,根本吃不起其中的苦。象牙雕刻入门者,一般要学三至五年才能掌握象牙雕刻的技术,但要雕刻出真正的象牙艺术品,没有十年八年的努力是不行的。

但最终打动李大师的还是来自叶萌身上的“悟”性,这也得益于叶萌之前“玩儿”的积累,在一次登门拜访中,两人聊到明清雕刻瓷器、八大山人的画,相当投缘,叶萌侃侃而谈颇有一番自己的独到见解。

李大师说,他看中的徒弟可以暂时没有手艺,但一定要有一双会欣赏、能读懂“美”的眼睛,没有这双眼睛,再好的技术都没用。

就这样,叶萌成为了李春珂第七任入室弟子,也是关门弟子。

学徒

善其事先利其器,学习从零开始,象牙雕刻需要用到锯、凿刀、敲锤、刮刀等工具,这些都需要叶萌自己亲手打造。一块钢材放面前,半天变成一把凿刀,手指磨破胶布缠一缠继续干。“前三个月,徒弟淘汰率达九成,我挺下来了。”回忆起那段艰苦的日子,叶萌还会流露出淡淡的心酸,“当初我妈妈一心想我来北京学艺,等她自己来北京看我时,看我这模样又哭着求我回杭州,说儿子咱们不练了。”北京的冬天寒冷程度可想而知,但因象牙性温,屋子里不能开暖气,穿得多又妨碍动作,叶萌就穿一件单衣在台子前十几小时不间断地雕凿着。

第一年学基础雕刻花鸟鱼虫、学绘画、学人体解剖肌肉走向等,第二年正式进入人物雕刻学习,叶萌有一段三千多小时视频,一天放24小时能整整放上四个多月,这段视频记载了他从开始学人物雕刻的所有记录。

开脸,特指在雕刻人物时细化其神态表情的环节,一尊人物雕像达到什么水平,主要就看开脸,李春珂大师被誉为“中国开脸第一人”。学习开脸,是叶萌学徒生涯中印象最深的一课。一天师傅把叶萌叫到跟前说,今天跟我学开脸。说罢李大师就拿起工具在一尊没有面部表情的人像上左一刀右一刀雕琢起来,一个多小时后,一张栩栩如生、气韵生动的脸就呈现在叶萌眼前。整个过程不能录像,师傅也不会再做第二遍,接下来就靠叶萌回到屋子里,靠一遍遍回忆,一遍遍悟。叶萌第一个雕出来的人像,被师傅砸碎在地板上,第二个,砸碎了,第三个也是。师傅呵斥叶萌说:“我家的狗雕得也比你好!”那段日子叶萌压力特别大,头发开始斑秃。“幸亏当时另一位在北京的牙雕大师柴慈继一次次鼓励我,告诉我还年轻,慢慢来,我才缓过劲来。”叶萌说。事实证明,严师出高徒。

莲花生大士,是叶萌的出师之作,前后花了整两个月时间,至今还摆放在茂源牙雕店里,有人出高价买叶萌也没同意,叶萌说这个作品比获金奖的作品还有意义,因为当时师傅看了这尊莲花生大士说:“你可以出师了,小子记住,你是干这行的料。”

 

 

 

传人

谈起他与师傅的合作作品叶萌至今不认为自己“学艺有成”,南朝谢赫在著作《画品》中提出“六法”的绘画理论——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这“六法”也是李春珂大师经常和徒弟讲到的牙雕艺术境界。“我离师傅口中的六法差距很远,现在我的水平只能完成‘三美’,即材质美、内涵美、刀法美。”

我问叶萌,你师傅曾说没有十年八年雕不出真正的象牙艺术品,那你用了四年时间就获得了这些奖,你是不是特别有天赋?“不是,我把别人八年的时间都花在四年中了,我至今还保持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雕刻。”但凡说这些,叶萌会透露出一种同龄人身上没有的老成。

清代以来,在审美和技法上,牙雕还表现为南北差异。南派以广州牙雕为代表,侧重雕工,不填色,以精镂细刻、玲珑剔透见长。北派即北京牙雕,主要指明清以来的宫廷技法。业内行家认为,叶萌的人物雕像既有北派的重造型,又不失南方的细腻。

现在的叶萌,不仅仅是茂源牙雕的传人,更肩负着象牙雕刻这门“非遗技艺”传人的重任。

象牙雕刻作为中国的传统工艺到明清时期制作工艺登峰造极,时常以国礼的身份馈赠番邦,象牙雕刻作品更是作为承载中华文明的艺术瑰宝被世界熟知。有媒体认为作为“燕京八绝”之一的牙雕艺术,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正面临着谢幕的局面。一个有着千年渊源的传统艺术,不同时期的艺术大师们都会坚守着这份传承责任,叶萌这个80后也是。

最近叶萌在微信上发了一张牙雕仕女像的照片,他告诉我,这是他徒弟雕刻的,他准备带去北京让师傅看看自己有没有误人子弟。

来源:民革浙江省委会作者:王晓红编辑:系统管理员
民革的下载专区

专题